【沒有浪潮,只有大海 】
第七場沙龍- 對談會
嘉賓:游學修、泰迪羅賓

電影文化沙龍II - 〖第七場對談會〗

《In The Language of An Actor》
嘉賓:游學修、泰迪羅賓

主持:皮亞

日期:16 / 9 / 2017(六)
時間:5 pm - 7 pm
地點: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多媒體劇場(九龍仔聯合道135號)
交通:港鐵樂富站B出口,步行約5分鐘
收費:費用全免

活動登記:
https://goo.gl/forms/
Mbo6AMHK5pUtZOgY2

 


*名額有限,先報先得! 


對談簡介-

演員,一個能夠賦予角色生命的人;一個游走於故事與現實中的人。俄國戲劇大師康斯坦丁.史坦尼斯拉夫斯基 (Konstantin Stanislavski) 曾經說過:"In the language of an actor, to know is synonymous with to feel" 到底一個演員要如何「感受」角色,將劇本的一字一句,演活成有血有肉的人物?面對香港電影業的起迭、過去與現今電影圈生態的轉變等,又會否影響他們演繹角色的方法?新銳演員游學修與前輩泰迪羅賓將與各位觀眾分享他們如何看待「演員」這角色及香港演員面對的處境。


嘉賓簡介-

游學修
演員、「學舌鳥 Mocking Jer」成員


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的電影電視學院,主修編劇。在2014年,以網絡創作團體「學舌鳥 Mocking Jer」及「CapTV」主要人物活躍。於同年9月接拍了由黃修平導演的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,片中以彭盛華一角為大家所認識,幕前幕後均有出色表現。其後的演出作品《瑪嘉烈與大衛》及《同囚》等,反應俱佳。


泰迪羅賓
著名演員、電影監製、音樂人

70年代加入電影界,曾參演多部電影作品,並擔任導演、監製、電影音樂創作人等電影崗位。參與演出的作品超過20部,包括《點指兵兵》、《鬼馬智多星》、《通天神探狄仁傑》等,近年更監製《末日派對》、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,並憑《打擂台》獲得第3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、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男演員,以及《東風破》獲得金考拉國際華語電影節最佳男演員。


主持簡介-

皮亞
資深影評人、編劇

著有小說《死亡在跳舞》、《吃掉瑪利亞》等,及即將出版影評集《有本事就看電影》。現為浸大電影學院講師。


策劃人:
陳序慶先生

主辦機構:
電影文化中心(香港)

資助機構:
創意香港
電影發展基金 - 香港電影發展局

鳴謝:
香港兆基創意書院

視覺設計:
Kay Leung

*主辦單位有權變更活動內容。

【沒有浪潮,只有大海 】
第八場沙龍- 對談會 (最後一場)
嘉賓:蔡慧妍、雷楚雄

電影美術 - 《美的視角》

對於電影中的美感,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導演和攝影師,事實上還有一個神秘而又主宰了電影視覺美感的崗位-美術指導。如果說攝影師是導演心中的投影機,美術指導就是構造投影內容的人。在了無一物的地方搭建出符合電影背景、季節、時空等的場景,畫面上呈現的一景一物都是電影美術指導的心血。到底,過去和現在的美術指導工作有沒有不同?他們又是如何與導演和攝影師協調的?新晉美術指導蔡慧妍及資深美術總監雷楚雄,將與各位分享他們如何一點一滴的構建視覺美感。 >> 更多資訊

【沒有浪潮,只有大海 】
第五場沙龍- 對談會 X 放映會
嘉賓:馮之行、麥振鴻

電影配樂-《電影中的另一種語言》

大家有沒有想過,如果在看電影的時候,把所有音樂都消音,整套電影會變成怎樣?電影配樂,一項容易被忽略,卻又不可或缺的電影元素。對於觀眾來說,配樂營造氣氛,可以讓大家更容易投入到電影世界之中;對於電影音樂創作者來說,電影配樂又是怎樣的創作?兩位電影原創音樂創作者馮之行和麥振鴻,將分享他們對電影配樂的看法。 >> 更多資訊

〖第三場沙龍〗- 對談會 X 放映會
嘉賓:羅志明、李維怡
主持人:陳浩倫

陳浩倫積極拍攝過多套紀錄片,亦與草根階層接觸,鼓勵他們拍攝短片表達自己的想法。李維怡是影行者的創辦人之一,她重視社區/社群與藝術的關係,除了在投身參與紀錄社會事件,更希望把紀錄與言說的能力交還給所有人,近年致力於鼓勵基層人士自主紀錄生活的面貌。而羅志明於進修期間,嘗試用紀錄片方式參與棚仔抗爭運動。過程間不斷反思個人與運動之關係, 希望借攝影機的力量推動事件發展。這三位嘉賓都因為社區、基層人士而開始拿起相機紀錄社區上發生的事,作為紀錄片拍攝者,他們為什麼會想拍下草根階層/請他們自我紀錄呢?他們又如何面對做紀實性錄像創作的困難呢?他們認為紀錄片與基層運動又有什麼關係及影響呢? >> >> 更多資訊

〖第二場沙龍〗- 對談會 X 放映會
嘉賓:歐文傑、應亮
主持人:崔允信

歐文傑近年執導多部長篇與合導電影,包括得奬電影《十年》及《樹大招風》。作為一個本地電影工作者,導演如何面對《樹》故事中所談及的現實壓抑?他又如何看待香港的電影工業生態、如何處理到內地工作與否的心理矛盾?同一時間,曾於內地積極推廣電影發展、《九月二十八日・晴》的導演應亮,又是如何理解自己於香港的電影教學工作以及「香港人」這個身份? >> >> 更多資訊